你的位置:沈阳市和通路桥设备机械有限公司 > 最新公告 > 先验和经验的统一

先验和经验的统一

发布日期:2021-11-24 05:42    点击次数:176

先验和经验的统一

 

 

一般而言,西方哲学家们将知识分为两种:一种是先验知识,一种是后验知识。其中,先验知识讨论的是知识的先天形式,后验知识是讨论知识的经验内容。

西方学者常把从数学和推理中得来的知识称之为先验的知识,认为数学的和推理的逻辑过程是不依赖经验不受经验影响的,如,2+2=4是先验的和不受经验影响的;又如,人总是要死的,张三是人,张三也是要死的,这样的推理也是先验的和不受经验影响的,等等。

然而,数学的和推理的知识是否就是先验知识呢?康德认为,数学是和经验相关的,在严格意义上是不属于先验知识范畴的。数学史告诉我们,数学起源于农耕时代的土地测量、河流泛滥和天文周期的日期计算,都是和经验观察相关的,是经验观察的抽象。而一切推理都是根基于经验归纳抽象的前提的,如,根据火星上的某种地貌推理火星上必然曾经有过河流,这样的推理显然是根据地球上的经验观察的归纳抽象为前提的。

什么才是真正的先验知识呢?这就要回到康德的思考。康德认为,客观世界只能给人们一堆杂乱无章的感觉材料,而知识的构成是全靠人的头脑里固有的“先天形式”来加工整理的,先天形式和后天经验是构成知识的根本要素。康德的意思很明确,先验知识所讨论的不是认识的经验对象而是认识的先天形式,是关于认识的先天形式的知识。

何谓认识的先天形式呢?认识的“先天形式”在哪里呢?康德认为人的头脑中有一种固有的先验逻辑,即认识的先天形式,这个认识的先天形式有两个基本架构,即知性的架构和理性的架构,也就是说,所谓认识是由这种知性的和理性的心灵方式所架构的。

知性架构的特点是它生成认识的时空样式。康德认为,时空是一种心灵方式。一切经验材料之所以在我们的头脑中具有形状、大小、位置、距离、速度等等的时空样式,是因为时空是一种心灵架构。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在康德的学说中有这样一个思想实验,即如果我们尽可能地把一切经验材料从认识的构成中抽去,留下的再也不能被抽去的东西就是容纳它们的时空了。这样的时空是什么呢?康德认为,对此唯一可以接受的解释是,它是我们的心灵方式。当我们的心灵整列各种各样的经验材料时,或者说当一切经验材料进入我们的头脑时,我们的头脑就会用一种先天的时空形式,赋予经验材料时空样式的认识构造。

理性架构的特点是它提供了认识的理性判断。康德认为,心灵的另一先天形式是判断,判断和时空一样是一种心灵方式,一种认识的先天形式。按照康德的见解,判断有四个基本范畴,即质的、量的、属性的、模态的四个基本判断范畴。当心灵整列经验材料时,就会从质、量、属性、模态四个基本范畴的判断上,赋予经验材料质的规定、量的规定、属性的规定和模态的规定。

康德的学说从“先天形式”上,为认识提供了一个普遍必然的绝对基础,把认识从休谟质疑的普遍必然性瘫痪中解救了出来。在康德那里,尽管一切认识都来源于经验,但认识是由心灵方式来构造的,是离不开构造认识的先天形式的。没有认识的先天形式,经验材料的本身是不会自我地构造认识的。

近现代西方学者大多对康德有所质疑和批判,但在先天形式上是承续康德的学说的,并认为哲学当从更为深入的主体清理中,寻求到一种具有终极意义的先天形式,揭示和阐述人与世界是由怎样的具有终极意义的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所建构和创造的。

黑格尔认为一切事物,自然和心灵,人与世界都是由一种先于一切的、具有终极意义的“绝对理念”所建构和创造的。

尼采认为世界历史是“强力意志”的创造,上帝死了,“强力意志”则造就超人和新的世界。

二十世纪的现代西方分析哲学、现象学和存在主义等,亦提出了各自重要的、具有终极意义的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分析哲学认为,人类是用语言来建构世界的,语言是一种最为重要的、具有终极意义的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在现象学看来,现象和本质都是纯意识活动的构造,纯意识是一种最为重要的、具有终极意义的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存在主义则认为,存在是关于存在的发问和发问者这个“此在”的绽出和建构,“此在”才是一种最为重要的、具有终极意义的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

    西方心理学提出了“本能”这种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无论弗洛伊德的性本能、力比多和性防御,荣格的集体原型和激发机制等等,都强调了本能是一种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这样的主体架构以最为原初的和不可抗拒的力量造就了人的精神和行为。

怎样来看待种种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呢?近年来,本人在聚焦于、致力于生命意识进化理论,人类意识结构理论和新的概念理论的勘察、思考和创立中深感:

首先,哲学的发展需要更为深入地进行人的主体清理,以更高的视野,综合新的涌现的认识材料,提出新的理论和见解,推动主体论哲学的新的发展。

其次,要透彻地从先验和经验的互为联结和统一中,阐明种种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的身世和由来,以及它们是由怎样的经验历史所铸就的,并由此阐明人类的头脑是如何能够从先验和经验的统一中,揭示自身头脑中的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的。

    1、心灵方式。

在康德那里心灵方式是一种先天形式的认识架构,认识是心灵方式和经验材料的构成。康德的见解从先验和经验的关系上,回答了认识的本质和界限,克服了休谟的质疑,把认识和知识建立在了一个先天形式和经验联结的普遍必然基础上。康德的批判哲学的历史功绩是,它从先天形式和经验材料的联结上给出了认识构成的原理,揭示了认识的本质和界限,并由此给出了认识的普遍必然的绝对基础。康德的见解开创了近代认识论的发展。

然而在康德的那个时代,人类的知识还没有能够深入到地球生命意识方式进化和人类意识结构生成的经验历史的勘察,看不到人类意识结构是身体方式和概念方式的联结,是生命意识生物性进化和文化性进化的历史生成。而当代西方哲学在大量新的认识材料出现的面前,由于受到先验哲学传统的深深束缚和框架,至今仍然没有能够从整体的察觉上获得更高的视野,进入生命意识进化理论和人类意识结构理论的勘察和创立,从先验和经验的统一中,更为深入地揭示人类心灵的主体方式,走向新的哲学理论的创立。

今天当我们勘察地球生命意识的进化史时,不难发现从古至今出现了三种意识方式,即低等生物的刺激反应意识,高等动物的知性判断意识,人类的概念认知意识。

首先出现的是低等生物的刺激反应意识。如微生物和植物对营养、温度、受体等等的刺激反应的意识行为,这样的刺激反应的意识行为是建立在低等生物机体中的感觉细胞的生理基础上的。

进而出现的是高等动物的知性判断意识。这样的知性判断意识是建立在感官、神经回路、大脑中枢和运动肢体组成的知觉系统基础上的,这样的知觉系统的出现,造就了大脑中枢对外部对象和内感对象的种种直观样式的判断,如,形状、位置、大小、速度、气味、冷热、软硬、强弱、疼痛、舒适等等的直观样式的判断,并由此生成直观判断的知性意识行为。

刺激反应意识和知性判断意识都是身体方式的,是由生命体世世代代生物性进化的经验历史积累造就的。

更进一步是人类的概念认知意识的出现。人类起源于动物世界,和高等动物一样拥有身体方式的知性判断意识。概念认知意识在人类世界的出现源自于人类特有的符号指称文化。在遥远的过去,人类的远祖即人种动物在群体狩猎、采集的食物分享生活中,因食物分享这个最为基本的生存需要,产生了食物分配指称的需要,即食品、份额、大小、分享者、用具等等的指称需要,食物分配指称的实现,最为简便的方法就是用大家喉咙里都能发出的声音来进行标识。指称从偶然到经常的使用带来了一种深刻的变化:一方面,使得人种动物喉咙里发出的声音逐渐从生物性叫唤转向了指称性声符,并由此导向了人类语言的出现和发展;另一方面,则通过喉咙制作的声符指称以及可能同时出现的用肢体制作的图符指称,赋予了食物和食物外的经验对象种种名称。如,对一个被狩猎的动物,赋予“鹿”的名称,对一个分享者赋予“张三”的名称,对一个打猎的器具赋予“矛”的名称,等等。指称的出现使得人种动物的心灵由身体方式的感知,直观到抽象地转向了以符号为中介的概念方式的认知,首先是名称的认知,接着是定义的认知,再进一步的是统摄的认知,即以各种名称和定义反思地统摄一切可以被它们所统摄的对象。由此,一种新的意识方式,即概念认知的意识方式在人种动物的头脑中发生了。

概念认知意识的出现,使得人类的心灵在身体方式的基础上,有了概念方式的加入,生成了一种身体方式的直观感知和概念方式的抽象认知联结的意识结构。这样的意识结构的生成和出现的最为重要的意义是:它把远古时期的人种动物从动物世界中提升了出来,造就了一个具有认知能力的人类世界。人类和动物的根本区别在于,动物只有感知和自然之物利用的能力,人类则在符号指称文化发展的历史进程中,获得了一种变感知为认知的能力,进而获得了一种由自然之物利用到概念之物创造的能力,即工具的、产品的、科技的和文化的、艺术的概念之物的创造能力。

概念认知意识一经生成,它即在人类世世代代繁衍的传承中成为一种头脑固有的先天形式,并以其先天形式和后天经验联结的方式生成认识的构造。从地球生命意识进化的历史进程考察,从低等生物的刺激反应意识、高等动物的知性判断意识、人类的概念认知意识的相继出现的进化链条上考察,无论身体方式的先天形式还是概念方式的先天形式,一方面,在身世和由来上,它们都是经验历史的铸就,前者是生物性进化的经验历史铸就,后者是文化性进化的经验历史铸就。另一方面,在感知和认知的能动上,它们都只有在同经验的联结中才能被激活和显现。

2、绝对理念。

我在《概念论》的写作中,就概念的本质、概念的身世和由来,提出了与黑格尔不同的见解。黑格尔对概念有很深的造诣,黑格尔的逻辑学认为,概念是一种精神能动,是一切事物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我以为,黑格尔的这个见解是非常重要的,是非常契合人类的心灵是以概念方式建构认识和制导实践的。黑格尔的缺陷则在于,他把概念归结为“绝对理念”的运作方式,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抽象所在,黑格尔既不了解也不懂得概念是一种意识方式,这种意识方式是有它的世俗的身世和由来的,概念生成于人类的符号指称文化,是一种直观到抽象的构造和运作。

哲学的发展需要一种新的概念理论。这种新的概念理论的核心是从人类符号指称文化的进程中揭示概念的起源,概念的身世和由来;从概念的本质,概念的类型,概念和符号、概念和语言的关系,概念的生成、复合、制导的逻辑运作中,总体地系统地说明概念的能动所在和精髓所在,以及对于人类智能生成和发展的重要意义。

3、本能。

西方学者大多认为本能是先天的。对此我以为要弄清两点:第一,怎样来理解本能的先天性;第二,怎样来理解本能和经验的关系。

    举个例子,哺乳动物的幼崽和人类的婴儿,一出生就会吸吮母乳,这是一种先天的、生而具有的本能,这样的本能是无需学习和教会的。但我们的思考不能由此停留,以为这种生而具有的本能是天经地义的,是无需再作讨论的。这样的以为一直是国人思维的一个非常致命的短板,例如,关于时间和空间,在许许多多的国人头脑中,时间就是时间,空间就是空间,这是天经地义的东西是没有什么可以再加以讨论的。由此,在国人的头脑中既出不了康德把时空作为一种心灵方式的探讨,也出不了爱因斯坦关于时空具有物理特性的思想理论。无论在自然领域和社会领域,对于任何天经地义的东西,我们都应该倡导、鼓励和进行深入的质疑和追问,进行科学的探求,驱动知识和理论的新发展,寻求新的理论创立。

    哺乳动物的幼崽,包括人类的婴儿,一出生就会吸吮母乳的本能,并不是纯然天赋的,而是经验历史的铸就。我们比较一下哺乳动物和爬行动物的不同。对于爬行动物来说,如以海龟为例,海龟的幼崽是不存在吸吮母乳的本能的,其原因在于海龟的幼崽是卵生的,是从龟蛋里孵化出来的。在动物世界的视频中,我们看到一出生的小海龟,它们的本能是尽快地爬入大海求取生存,动作稍慢就会被虎视眈眈的敌害们所吞噬。爬行动物的生殖和繁衍的身体方式是和哺乳动物不一样的,哺乳动物有子宫和乳房,爬行动物是没有子宫和乳房的。这样,我们得到的第一结论是:本能是和生命体的身体方式直接相关的,不同的身体方式带来不同的身体方式的本能。

进一步,我们把生命体的身体方式放入进化的历史链条上考察,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以详实的观察和资料使我们了解到,任何一个生命体的身体方式都是适者生存的优势进化。身体方式是处在自然环境不断变动的生存适应中的,这样的不断变动和生存适应使得生命体在进化的历史进程中形成了各种身体方式。这样,我们得到的第二个结论是,不同的身体方式都是环境变化和生存适应的经验历史铸就。

更为深入的勘察,任何一种本能的激活和显现,都是先验与经验的联结,没有先验与经验的联结,任何一种本能都是无以激发和显现的。例如,哺乳动物幼崽吸吮母乳的本能,如果没有和母体乳房的经验联结,这种吸吮母乳的本能显然是无以激发和显现的。这样,我们得到的第三个结论是,本能是在先验和经验的联结中激发和显现的。

弗洛伊德的性本能,荣格的集体原型等等,都是身体方式进化的经验历史造就。两性结合的繁殖方式的出现,在动物世界中因优于单性繁殖方式而在进化的自然选择中获得了主导,使得性本能成为了主宰动物和人类身体欲望的原始冲动;许许多多的人天生就对蛇和黑暗感到恐惧,这和早期人种动物在原始丛林中被毒蛇突袭伤害和黑夜危险降临的世世代代经验积累密切相关的,荣格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有200万岁,说得就是这样的一种由遥远过去的经历所造就的集体原型。人们常说,一个人的后半生是由习惯组成的,而这些习惯却是在前半生养成的,说得就是这个道理。动物和人类的各种先天形式的本能都是由遥远的过去经历所养成的,在本能的背后是经验历史的铸就。

4、主体。

上个世纪以来西方现代哲学的学者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如语言的、纯意识的、此在的等等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这些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和心灵方式、本能一样都是有它们的身世和由来的,有它们生成的经验历史的进程的。如“语言”经历了从声符到部落口语进而到文字语言的进化历史;“意识”经历了从刺激反应意识到知性判断意识进而到概念认知意识的进化历史;“此在”亦经历了人类知识不断丰富和发展的历史进程,从中国古代屈原的“天问”到海德格尔的“存在问题”的发问,是和人类知识发展的历史进程直接相关的。

综上所述,一切先天形式的主体方式,都是有它们的经验历史的身世和由来的。先验和经验不是各自独立的。一枚硬币,是正面和反面的统一,永远不可能存在只有正面而没有反面的硬币,也永远不可能存在只有反面而没有正面的硬币。

对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的勘察的现实意义在于,一方面,我们当从先验和经验的统一中,深入地勘察一切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揭示它们生成和由来的经验历史进程。这也意味着一切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都不是自我绝对的,而是经验历史进程的生成,而新的经验历史进程亦会造就新的先天形式的主体架构的产生和形成;另一方面,我们应当在先验和经验的统一中,更为深入地清理人类的主体方式,揭示和阐述地球生命意识的进化历史和它的未来走向,人类意识结构的组成方式、生成历史和它的运动方式,从身体方式直观感知的生理性勘察和概念方式抽象认知的逻辑性勘察上,透彻地搞清人类意识行为的主体架构和基本原理。